首页  > 情感  > 终南山隐士寻访者称入山为更好出山

终南山隐士寻访者称入山为更好出山

情感 中卫城市网 2018-01-09 09:30:16

  《》的报道催生了很多人心中的隐士梦,稿件见报后一些读者致电本报欲上终南山探访修行者,网络讨论中,更有多位网友表示想到终南山隐居,也有人担心这样的“揭秘”会破坏目前的修行传统,这些话不约而同地从几位隐士口中说出来时,隐士群体与当前社会的关系也不再疏远,实景清风明月与茅棚蓑衣隐士寻访者张剑峰介绍,数千年来,全球百万计隐士在终南山居住过,石匠先生:遇重挫入山隐居三年后再入世63岁的石匠先生已经出山16年,目前的身份是一家文化公司董事长,1995年至1998年曾经在终南山隐居,出山后创业,在业内颇有名气,记者前往终南山寻访隐士时,印证了比尔波特书中所写,隐士们的茅棚零星散落在各个山谷中,往往走几十分钟山路,也看不到一个茅棚,在黄道长居住的终南草堂,虽然设备已经相对完善,但下山也需要走近一小时山路,茅棚内设备极简,只有一张书桌,一个凳子,一个书架,黄道长给自己编织了蓑衣,在雨天出行时,既可以防雨,也可以保暖。

  “最开始隐居可能只是为了观照自己内心,出山后,社会给予我财富和平静幸福的生活,所以还是想回报社会,想尽一个公民的责任,有些修行者直接租赁搬迁村民留下的旧房子,个别隐士居住在山洞内,感恩图报,救世情怀,这是隐居者最重要的品质,隐士们需要自己开垦荒地,种植一些农作物,张剑峰说,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不会劈柴种地,基本无法在山中生活,他们的食物大多要靠自己种植,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对十多年前去终南山隐居的原因,他说是因为遇到一次人生重挫,在佛教和道教里,到山中修行需要经过严格的程序,道教要在师父身边待三到十年才能入山,佛教有一种说法——“不破本参不住山”,现在都市人作为田园隐居入山,是极少数案例,“对我打击很大,我正是45岁的壮年,这之前一直顺风顺水,隐士用纯粹、洁净、健康的生活方式不断返照自己,这样的生存者们让我们在很好地反省着认识自我,让更多的人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恢复我们的优秀文明。

  ”他回忆,终南山作为隐士的天堂,山中修行只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过程,“我本身有入山的想法,但心不是很诚,只觉得先躲上一阵子再说,比尔波特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是不是真的修行,在山里待一个冬天就知道了。

  “那段时间是永生难忘的经历,工作整整停职了两年,家里生活全凭我妻子工资,她甚至摆早点摊子维持家计,心理清净不是找来的都市中的人到山中“隐居”是一个奢侈的行为,张剑峰把人们这一向往归结为“假想的清净””1999年,石匠先生辞去单位职务创业,十多年来,公司业务覆盖面越来越广,他在终南山中给自己建造了一座房子,每周一出山工作,周五回山重归田园,过“当代隐士”的生活,可以理解大家心理的需求,但现实中,山里并没有那样舒服,需要走夜路上厕所,忍受寒冷,个别人甚至在住山后出现了心理问题,没几天就开始自言自语,跟不存在的人对话,有精神分裂的症状,因为没有人和他交流。

  “传统隐士基本都是失意遇到挫折后急急忙忙逃避出城的,但那只是隐士的初级阶段,虽然很多人表现出对隐居的向往,但西安大康心理保健院主任咨询师张金刚分析,真正的隐居者是到山中修炼、养生;有一部分人是因为想“回避现实烦恼”,现实生活中人们普遍遇到一些困难,他们向往隐居生活;也有一些人际关系障碍者,例如轻度焦虑者,想逃离现实生活,到没有人的地方去,“1998年,我觉得通过隐居已经改造了自己,可以入世做事情”张金刚说。

  ”石匠先生拿出最近收集的《华商报》剪报,他指着01月09日B2版一位隐士照片说,自己看到时感动地落泪了,因为那位隐士背包上印着“知恩报恩”四个字,因为清净不是找来的,如果懂得清净本来的含义,时时刻刻都能清净”他说,记者了解到,山中隐士也经常遇到一些危险,几年前一位隐士在茅棚死去多日才被人发现,去年一位隐士跌落山崖致死,不测时有发生。

  从大峪新贯寺小学上山的路上,每天都有几拨驴友入山游玩,但沿路几乎看不见任何垃圾,因为在这道山谷居住的每位隐士都有一个良好的习惯——在上下山路上拎着袋子捡垃圾”二十多年前,美国汉学家、佛经翻译家比尔·波特来到中国,寻访传说中在终南山修行的隐士,因为《空谷幽兰》的问世,很多西安人才知道距离市区一小时车程的终南山中,还保留着隐居传统,有五千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行者隐居山谷,过着和一千年前一样的生活”对这样的规则,很多客人起初并不适应,但陈居士严格执行这个规矩:“不说话利于胃的健康,这是一个时代的话题,面对各种纷扰,人人都需要应对,所以很多人想逃避,去没有人的净土,如果内心有一片净土,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对来终南山隐居的原因,他说:“10岁我母亲去世,我父亲就不太照管我和弟弟了,我必须独立,洗衣服做饭,还要带弟弟,我去读很多很多书,觉得自己是荒漠里饥渴的人,威胁最大的是好奇的驴友,他们往往制造一堆垃圾后就走了,现在山里一到周末就堵车,因为现代人对自然有需求,但带来的却是环境的污染,现在,这个威胁最严重”在隐居前几年,他和家里没有任何联系,后来弟弟发帖在网上找他,他觉得自己可以去面对所爱的家人,才回了湖北老家,一个人如果有道德底线、有操守,无论入山不入山他都是修行人,我觉得这是修行的最根本。

  在山下,陈居士出入各种场合时西装革履;上山时,他身着户外衣裤;在山上,陈居士一身黄色的棉布僧袍,他戏称自己是“变色龙”,有时在城市中生活,有时在山里隐居,隐士住山需克服现实困难记者:在跟你寻访时我发现,隐居的生活并没有想象的那样舒适,一位隐士住山需要克服很多现实的困难,你觉得主要的困难是什么?张剑峰:最大的障碍是自己的内心,很多人到山上,几天就下山了,因为受不了山中的孤独,没有人交流,一些人甚至会“着魔”,其实就是轻度精神分裂,因为他心有杂念来住山,当孤独时自己不能克服,就出现了心理问题,在记者采访他的当天,就有两位女士因为家庭纠纷专程从山下赶到草堂拜访他,寻求帮助,饮水、种地、劈柴等问题都需要考虑,有的隐士要走两小时山路去背水,对感情问题,他说:“可能他很爱别人,别人会拒绝,但并不妨碍他恋爱的状态,记者:隐士与当地村民之间一般是什么关系?张剑峰:隐士与村民之间是互相滋养的微妙关系,好的修行人会在山里捡垃圾,保护环境,给村里人一些教化,因为隐士存在,到终南山旅游的人增多,停车、农家乐等也能给村民一些创收”对陈居士的生活,家里人开始并不理解,觉得他的生活很飘渺,包括他的弟弟和父亲,但慢慢的他改变了弟弟的想法

中卫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