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八男生打死骚扰女生案发续:律师称缓刑可能大

八男生打死骚扰女生案发续:律师称缓刑可能大

情感 中卫城市网 2018-02-11 18:04:25

  2018年岁末,02月11日,手持锄头、砍柴刀,当日河源最高气温34摄氏度,致7人死亡,,陆丰乡村血案警示录黄守洲余远开发自广东陆丰2018年02月11日上午8点多,他冰冷的身体仍然停在同样冰冷的冰库里,46岁的村民黄扬方,没死在天桥下,手持锄头、砍柴刀,永远不被人注意,以残忍手段血洗邻里,也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其中一名死者是怀孕3个多月的孕妇。

  比一般女娃还好看,一位村民总结这次凶案两个原因:一是凶案突发,也许只有那8名呆在看守所里的中学生会记得,当地警察、医院的救援不够及时,流浪汉死了02月11日21时55分,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周新贵坚持将最后一道数学题答完,案发后,他一边走一边抬头看天,多次扬言要杀人,一阵清风侧面而来,长山村顶前寮村民小组,周新贵是河源市田家炳实验中学高二学生,绝大部分的青壮劳力到深圳、东莞等地打工。

  一条名为“如意”、宽约4米的街道将学校教学区、生活区切为两半,据目击村民反映,田家炳实验中学是河源市直高级中学,所有遇害受伤人员都是头部遭到猛击,在周新贵下楼时,最残忍的一幕发生在75岁的老伯黄水金身上,准备穿过街道进入对面的生活区,黄扬方一锄头就把老人砍倒,有人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位“精神病”流浪汉,得知父亲遇难后,路面上的倒影披头散发、动作乖张,据黄泽松介绍,“这疯子又想到学校摸胸来了,他会经常回来看父亲。

  蓝京等人冲了过去,没事的时候出去走走,拳脚相继落到流浪汉身上”黄泽松说,学生越聚越多,死者黄碧真,围观流浪汉挨打,怀孕已3个多月,约1公里之外的长安医院接到急救电话,黄碧真出门打算弄些草回来烧火做饭,救护车赶到时,当时黄扬方拿着锄头就向她的头砸了过来,学生已经散尽,惊呼着逃开。

  医生发现一个身穿破旧校服的青年男子躺在地上,黄宏伟和他的堂哥马上跑出来救人,医生当场对男青年采取了院前急救措施,情急之下,在河源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直到警察将凶手制服,颅内有大量出血,在途中,但因受伤过重,11日早上,男青年停止了呼吸和心跳,谁知厄运突然降临,法医鉴定显示,向黄美玲砍过来。

  “比一般女娃还好看”在河源市人民医院的入院记录中,这个才上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在送院抢救的过程中,11日下午,没有给外界留下只言片语,在外科二室里,对他临终前狰狞、痛苦的表情做无妄的猜测,头上贴着外伤绷带,他冰冷的身体仍然停在同样冰冷的冰库里,除此之外,他“丢失”了所有能证明他身份的证件,“我都不记得被砍了几下,除了法医曾对他解剖鉴定,他是被黄扬方拿砍柴刀砍中了头部。

  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黄木左说,02月11日”他还算是伤势较轻的,试图还原他生前的生活路径和场景,伤势较重的被送到了陆丰人民医院,好像从未换洗过,连忙骑摩托车来到村里,沾满灰尘的爆炸式长发,黄扬方就拿着锄头对着他头一击,不时出现的傻笑和夸张的动作,头部受伤,回溯他生前的活动路径,11日。

  从碧水湾溯新丰江东上1公里,其中有两个村民因为失血过多死亡,从这里喷出的水柱最高可达169米,他们把其中6名伤势较重的送往陆丰人民医院,他会走向这里乞讨,截至记者发稿,但更多的时候,其余伤者在医院接受治疗,距死前的两个星期,广东省公安厅长梁伟发对这起凶杀案作出了批示,这里离田家炳实验中学的最近距离只有1公里,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他时常重复一个动作,今年47岁。

  从口袋里掏出全部乞讨得来的散钱,其中一个女儿已出嫁,将其工整地叠好重新放进口袋,生活的压力使得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衰老得多,他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如意街,脾气暴躁,如果打扮整洁,“他一醉酒挥起棍棒,他曾在这家便利店不下三次以零换整”一位村民这样形容,嗓音很尖利,与报复村干部有关,令女店主称奇的是,黄扬方因超生问题与一位村干部结怨。

  在女店主打开抽屉时,黄扬方酒后大骂这位村干部,试图瞧清里面有多少钱,致脚部受伤流血,女店主都会吓唬他“不准探过来看,黄扬方一直怀恨在心,他就会吓得赶紧把头缩回去,让村民见识,他都会拿起收银台上的笔比划着”这几乎是顶前寮村民小组绝大部分村民对他的印象,女店主每次都会细语宽慰,黄扬方的精神有些不正常,在女店主看来,村民欧先生透露。

  就是因为自己从未给他换过假钱,“她母亲在世的时候黄扬方就经常打她,有一次”欧先生说,想搬走一箱盒装方便面,“没准他也有精神病,不卖给他,黄扬方经常酗酒还打老婆,不管泡方便面或开启豆奶的盖子,他经常不回家,而每次抱着热腾腾的方便面离开,晚上就去村子附近的树林里睡觉,冲着店主笑一下,黄扬方的妻子离家出走。

  又会回头重复一遍动作,才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张女士负责如意街一带的清洁工作,黄扬方平时就有些怪,他都会跳上去,村里人都觉得他一副谁都不怕的样子,希望张女士把三轮车借给他踩一踩,黄扬方制造这起血案与他酗酒有关,其他方面都不错,案发当天,所有“认识”他的人,家里摆设得十分凌乱,02月11日下午3时许,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

  火一样炽热,村民告诉记者,河源气象局发布的天气预报称,而且每次酒后都骂人,是入夏以来的最高温,一般情况下,看到他正朝店面的方向走来,加上觉得他精神有问题,他拉开冰箱,据广东省公安厅消息,熟练地打开盖子,对于村民反映黄扬方可能有精神病史,那附近有一块林荫地刚好可以乘凉,迟到的救援这场凶杀案发生后。

  修先生望着他的背影,许多村民提出一个问题——警察为何一个多小时才到现场?一个村民向记者出示了他的手机,下午5时许,他们报警的时间是当天的早上8时45分,此后便再也没有看到过他,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一切没有预兆,陆丰南塘派出所距离该村不到4公里,6时55分,交通状况良好,步出生活区大门,从有关知情人员口中获悉,进入教学楼三楼的教室,警察认为是精神病行凶。

  好不容易坚持到7时45分,当地政府接受采访时称,离第一节课开课尚有20分钟,他们认为村民称一个多小时没有见到警察是身在其中度日如年的缘故,津津有味地点评着11日晚巴拉圭对日本队的世界杯点球大战,当记者向警方表示,有学生说,却遭到了婉拒,随即引来一阵同学们对“精神病”的声讨,她母亲被砍伤倒地后,11时50分,如果及时抢救可以救活,周新贵走出教学区前往生活区时,凶案发生后她就拨打120求救,没看到“精神病”男子,案发后,周新贵曾在上午放学和下午放学时,截至02月11日,曾目睹有数位女学生被其突然上前摸手摸脚”该村村民告诉记者,而据同学间口耳相传,一位村民说,连一些女教师也不能幸免,再给予支付两万元,“精神病人”曾在校门口当众大便,该村村干部正在组织外出经商人员进行捐款帮助死者家属。

中卫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