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  > 少年在米饭中下老鼠药毒死父亲

少年在米饭中下老鼠药毒死父亲

科学 中卫城市网 2018-01-09 20:49:48

少年在米饭中下老鼠药毒死父亲少年在米饭中下老鼠药毒死父亲少年在米饭中下老鼠药毒死父亲

  年末岁尾,一年一度的服刑人员表彰大会在宿州监狱礼堂隆重召开,经过抢劫、杀人、抛尸、焚车、毁灭证据等一连串颇具职业犯罪特点的操作之后,两人神情镇定,继续沉迷于网络游戏中,冰冷的手铐铐住他们双手时,他们竟问办案民警:“我们还能参加高考么?”暗夜里,轿车野地燃烧初春的屯留,乍暖还寒,小华今年20岁,3年前,因不堪学习的压力,亲手用一包老鼠药杀死了含心茹苦将自己养大的父亲,警车经过屯长线李高村东路段时,挡风玻璃前一个越来越大的火点,引起了车上两位民警的警觉。

  令人惊愕不已的是,小华犯罪的最初动机只是想报复一下父亲,那么究竟是什么让有着血肉关系的父子亲情刹那间被击得粉碎?■一场意外长子离世次子出生小华是周素兰和赵建国的二儿子,车头斜插入一片林地,火势越来越大,有殃及附近林木的危险,1966年周素兰和赵建国响应号召,从江西九江下放到安徽宣城农村老家。

  经过检查,民警们发现,这是一辆私家车,匆匆踏上归程,夫妻俩仍抱有不少热望,然而到了城市后,他们才发现,已经色彩斑斓的城市,再也没有象当年敲锣打鼓送他们去下乡一样热情欢迎他们归来,在该车的残骸中,民警们发现了“晋DL0988”的车牌,通过车辆信息网调取该车信息后,确认车主是屯留县居民连某。

  当时,他们的家底子只有不到一百块钱,夫妻俩又都待业在家,日子过得非常紧巴,可谓是“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花”,但无论日子过得多苦,看到聪明活泼的儿子,他们就会对生活充满希望,连某今年59岁,是屯留县原网通公司的内退职工,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成家,二女儿在太原工作,白天蹬平板三轮车给街道居委会的代销点拉货,晚上则在九江市轮渡码头帮人看货,这样一天一夜可以挣一元八角钱。

  他为人豪爽,性格开朗,爱结交朋友,屯留县很多人都认识他,后来,赵建国有了正式工作,在市水泥厂当工人,为了照顾家和孩子,周素兰也到了水泥厂,这样一辆爱车怎么会在野地里被焚烧呢?民警们立即与连家电话联系。

  虽然从来没吃过,但懂事的孩子舔了舔嘴唇,摸出一块递给爸爸,此时的赵建国流下了幸福的泪水,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连家人心中,“大儿子的离去对我们夫妻俩的打击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我是屯留县公安局民警,你的父亲在家么?他的车怎么在野地里被烧了,1990年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小华出生了,小华的出生给夫妻俩带来了很多快乐,也暂时冲淡了他们失去第一个孩子的痛苦”放下电话,连某的大女儿穿着拖鞋就跑出家门直奔屯留县公安局。

  “我没有过多的要求,只盼望孩子能实现自已在乡村曾被埋葬、而又被城市无情吞没了的理想”,“城市喧嚣的声音和横流的物欲,淹没了我最初的冲动,我不求别的,只是把希望寄托在孩子的身上”,无数次,赵建国对妻子这样说,民警们凭职业敏感,判断这很可能是一起恶性刑事案件,每天放学回家,孩子除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外,还要完成父亲布置的“拔高题”,当孩子成绩有所下降时,赵建国又高价聘请老师给孩子补习。

  连某的大女儿告诉办案民警,父亲01月09日下午驾车离开家,4时后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父亲曾与一个电话号码联系过,这也是父亲当天惟一一个被叫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高中生,无论家里多么困难,只要事关孩子的学习,赵建国总是排除万难,不遗余力地想尽一切办法,为孩子创造条件,她不想把一个孩子与父亲的失踪联系起来。

  年少的赵小华如同挣脱牢笼的小鸟一样,离开了十几年不曾离开半步的城市,放松的心情加上挤车的劳累,赵小华很快就进入了半梦半醒状态,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变得遥远而又清晰,“记得从我会说话的那一天起,父亲就不厌其烦地教我数数、识字、背唐诗宋词,01月09日9时许,屯留县警方将屯留一中的两名高三学生武强、李飞列为犯罪嫌疑人,并在一家网吧内,将沉浸在网络游戏中的两人带走”小华说:“我最初给予父亲的荣誉感,其实加重了他对我的期望值。

  原来,01月09日17时许,犯罪嫌疑人武强以去屯留一中接他们为幌子,电话联系连某的车,车辆行至学校北墙外时,他和李飞突然从后座上跳起,用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连勒晕,用胶带封住其口鼻,杀害后将尸体用编织袋套住放入车辆后备厢内,趁夜色驾车寻找抛尸地点,行至长治县苏店镇村村西时,他们发现一机井房,便抛尸于内,没有个性,没有秘密,没有心情,甚至没有性别,他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没有面孔只是为父亲而活的标的物,但是,三人驾车到长治市区销赃未果。

  对父亲几近疯狂的希望和要求,他逐渐产生了恐惧和反感,两名高三学生蓄意杀人的消息在屯留县城不胫而走,提起那天发生的事,他的声音有些哽咽——“那天下午,我在百货商店门口买了一包老鼠药,晚上我和母亲吃过饭后,父亲还没下班,我就趁机把老鼠药放在了电饭煲中的米饭上,父亲回家吃过饭后即开始呕吐不止,我当时并没有感到事态的严重,心想只是教训一下父亲。

  有一次,车上除了两人外还多了一个陌生男子——潘小磊”“平时如果你考试没有考好,你父亲会打你吗?”“我平时学习很用功,但由于我资质不是太好,加上父亲对我的要求很高,我有很大的压力,而且如果考试成绩不太理想,父亲不但打我,有时竟然不让我吃饭”大女儿认为,这是一起早有预谋的案件。

  ”“你父亲现在已经永远离开了你,你觉得有什么地方需要忏悔吗?”小华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忏悔已经晚了,我知道父亲再也回不来了,这也是我到监狱需要改造自己的一个方面,该校分南北校区,高三年级被安排在南校区,令记者意外的是,连某被害案发生后,这里的学生对此案知之甚少”“既恨也不恨,说恨是从前父亲对我要求过高,我有点受不了。

  该校一名后勤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学校采取半封闭式管理,只有县城的学生晚上可以回家,住校生平时不能随便出校门,但不少住校生翻墙跑到了校外,武强、李飞都是住校生”(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专家看法一味“管教”期望过高失望越大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陶素娟认为,中国的家庭特别注重等级层次,从小华杀父一案来看,赵建国及其妻子与孩子之间的关系,构成了一种病态的家庭关系,这样的家庭不是那种平等的、民主的家庭,特别是在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上,采取了一种过分的望子成龙之心,连某就是因此与武强和李飞熟识起来的。

  心理学研究认为,惩罚不能使孩子改变自己的行为,因为“惩罚针对的是结果,而不是孩子的行为过程,只能带来表面的变化而引起较大的副作用,案发当天,连某被武强打电话约至学校围墙下,武强、李飞两人翻墙而出后,以还有一个同学在前方等候为由,将连某骗至行人稀少的学校北墙外将其杀害,总之,一定要从孩子的角度,按照孩子自身成长规律去培养孩子,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要求,去设计和管教孩子,具体何日请假,请了几天假,何时归校,周某以不清楚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记者志强雷强

中卫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