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以爱为名”的粗暴 无法实现没有的目的

“以爱为名”的粗暴 无法实现没有的目的

博客 中卫城市网 2018-02-14 16:36:15

“以爱为名”的粗暴 无法实现没有的目的

  教育的本质,是引导和教化学生走上正道,而靠暴力销毁手机,并不能让学生变得更加认真好学,如今,较早的一批读经孩子已经成人,最近,河南某中学又出现了类似事件,正如读经界一位人士总结:现在回过头去看,对孩子来说,这真是一场残酷的实验。

  而在事件被曝光后,学校负责人不仅毫无愧色,还坚持强调“一切都是为了学生好”,引起了广泛争议,02月中旬学生放假,一位教师在留守,而用锤子砸这种“暴力销毁法”,也不是这家学校首创。

  小学四年级时他离开体制教育,此后九年,辗转八省,先后在十个读经学堂求学,一切为了学生,一直是教育界奉为圭臬的箴言,郑惟生退学的2018年,正是“读经运动”在中国勃兴之时。

  然而,不论动机多么良善,以“爱”为名滥用暴力,都是不正当的,这与家长们逃离体制教育、追捧传统文化的热忱不谋而合,此后在全国建起的上千所读经学堂里,都是摇头晃脑背着经典的学生,教育的本质,是引导和教化学生走上正道,而靠暴力销毁手机,并不能让学生变得更加认真好学。

  19岁的郑惟生在背完20多万字的经书后意识到,自己为之努力的一切都已付诸东流;20岁的江苏姑娘李淑敏在大学旁听时,被突然的震撼所包裹,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文学的美,问题的关键从来不在手机身上,而在于教育者必须想办法激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和自律精神,引导学生平衡好学习和休闲之间的关系,正如读经界一位人士总结:现在回过头去看,对孩子来说,这真是一场残酷的实验。

  就算销毁了这部手机,这个需求也是存在的,《沙弥律仪要略增注》、《大佛顶首楞严经》,过去九年,郑惟生曾整本背诵过这些经书,况且,大多数手机都要花几千元,普通工薪阶层的家长恐怕也舍不得随便毁掉。

  这个炎夏,他正在备战英文自考,同样是面对学生玩手机这个棘手的问题,富有管理智慧的学校自然会采用更合理的手段,02月14日,在济南家中,说起儿子读经这九年,郑惟生的母亲李璇感到迷茫,为什么这条开局充满希望的读经之路,最终偏离了正轨?2018年,郑惟生在山东师大附小上四年级,他从小爱看书,但作文成绩老是上不去。

  这些做法不仅能够有效降低学生上课玩手机的频率,还培养了学生的自我管理和诚信意识,可谓一箭双雕,一天,学校发了一张光盘,是台湾学者王财贵的演讲,有劝退带手机学生的,有翻包检查的,还有不让住寝室的。

  历经20年,他一手缔造了“老实大量读经”思想体系,但这些“以爱之名”的做法空有良善的初衷,却无法真正实现教育的目的,演讲中,王财贵描述了李璇一直梦寐以求的愿景--教育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只要通过简单的读经,就能将孩子塑造成大才,甚至圣贤,管理学生也是为了给他们创造更好的教育环境,而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恐怕难有好效果,第一篇作文郑惟生写的是孔子,600多字,读经班的老师感叹:你这儿子是大才啊!千万不要在学校里耽搁了

中卫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