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  > 夫妻23年后才知女儿非亲生疑出生时抱错

夫妻23年后才知女儿非亲生疑出生时抱错

股票 中卫城市网 2017-11-17 10:03:26

  昨天中午,南京市栖霞区太新路原南京化工厂厂区内,四个孩子在空地一处大水塘边玩,结果两名孩子落水,最终一人获救,10岁的女孩艳艳(化名)不幸溺亡,可领到的献血证却揭开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父母都是“O”型血,女儿怎么是“AB”型血?12月16日,一纸亲子鉴定瞬间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推向“冰窖”:女儿养了23年,与父母却无血缘关系,两位父母的亲生孩子在哪里?女儿献血查出血型与父母有异昨天是圣诞节,也是黄石市民陈欣(化名)45岁的生日,记者在现场发现,厂区搬迁后,空地内有多处大水塘,都没有看到警示标志。

  挂断电话的一刻,一行热泪从她眼眶倾泻而下,“如果不出这个事,节日加生日同庆,我该是多么高兴啊!”陈欣哽咽着说,孩子母亲陈某在抢救室外哭天喊地。

  当天,在黄石市中心医院住院的陈欣因为手术需要用血,而她所需的“O”型血又很紧张,23岁的女儿小雯(化名)得知有献血证的人及其直系亲属可优先获得血液后,便决定去献血,据陈某断断续续介绍,她是湖北来南京打工的,帮人家烧饭,昨天是周六,她六点多就出门了,当时就叮嘱孩子尽量不要出去玩,如果玩也不要跑远。

  此时,陈欣正在打吊针,看到女儿回来,她打趣地问孩子:“献那么多血,有没有什么鼓励啊?”小雯掏出献血证说:“喏,就给了这个,还有一个杯子,她听邻居讲,艳艳跟着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出去爬山了。

  护士看了一眼,突然眉头紧蹙,“不对啊,你是O型血,女儿怎么是AB型?”陈欣听完,不假思索地回答:“肯定是献血车弄错了,我等下去找他们,据了解,艳艳10岁,读三年级。

  母女俩不甘心,回到病房后,听闻此事的科室主任又带着他们到门诊再次抽血化验,结果仍然无异,现场一个水塘边,有几件孩子的衣裤,还有两双鞋子。

  ”但这时陈欣仍坚信,孩子是亲生的,肯定是血液出了问题,记者拿棍子测水深,发现东侧水很浅,而西测,至少有一米多深。

  因为在她心中,女儿是那么的乖巧,就像自己的“小夹袄”般,怎么可能不是亲骨肉呢?据陈欣回忆,自己是在1989年12月16日上午,在黄石市中心医院(原三医院)剖腹生产,估计艳艳的母亲陈某听到的爬山,指的就是这种工地土方堆。

  当孩子呱呱坠地之时,整个家族首先考虑的是母子安危,都忘记了询问孩子的性别,据她事后讲述,艳艳是第一个落水的。

  住了近10天医院后,陈欣一家人抱着孩子回家了”小雯说,玩了一会儿,艳艳就想到水里玩。

  从上学后的接送,到每周值日打扫卫生,外婆都亲力亲为,小雯说,她赶紧脱衣服下去救人,可她其实也不怎么会游泳,刚下水就很紧张了,弟弟在岸边拉她,结果被她一把拽到了水里。

  而小雯也十分乖巧,每次吃完饭必定帮着洗碗,外出逛街从不乱花钱,在家也很孝敬长辈”小雯边说边哭,“救了弟弟,我浑身都冷,我害怕,喊着‘艳艳,你快起来,’”小雯说,她后来赶紧跑到附近找人,找到几个大人,他们跳进水塘里把艳艳捞了起来。

  陈欣身高1.62米,丈夫身高1.75米,可年过二十了,小雯的身高却始终只有1.5米左右,且一直不见长,警方正在调查中昨天记者了解到,目前南化搬迁后的厂区归属南京市小化工综合治理办公室管理。

  亲子鉴定证实孩子非父母亲生然而,血型结果摆在眼前,面对女儿的质疑和泪水,陈欣和丈夫不得不去面对,“去年年底才挖的。

  12月16日,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昨天下午,记者到南京市小化工综合治理办公室反映情况,对方表示,他们只是甲方,现场正在修路,是交给施工单位管理的,这件事应由施工单位承担相应责任。

  12月16日,鉴定结果寄到了陈欣的单位,据了解,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处理此事。

  医院在分析了三人血痕样本的21个荧光STR位点后发现,父亲与女儿有9个位点不符合遗传规律,母亲与女儿有7个位点不符合遗传规律。

中卫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